广告位
首页 大国名医 一生大医 初心难改(之三)——薛应中大夫中医药救治恶性神经纤维瘤患者的实践与启示

一生大医 初心难改(之三)——薛应中大夫中医药救治恶性神经纤维瘤患者的实践与启示

在现代化、城镇化建设突飞猛进的今天,同样也改变着我们生活环境里的医疗救治体系,西医与中医在交锋中、碰撞中、融合中逐步诉诸各种手段改变了长期构成的医病关系, 波及的范围从生活情态到审…

在现代化、城镇化建设突飞猛进的今天,同样也改变着我们生活环境里的医疗救治体系,西医与中医在交锋中、碰撞中、融合中逐步诉诸各种手段改变了长期构成的医病关系, 波及的范围从生活情态到审美情调,从文字表述到空间安排,从文化理念到医学医道,几乎是无所不至。每当癌症或者什么疑难杂症来敲门时,人们总是会陷于看西医还是看中医?到哪里看病?找谁看病?做手术还是吃汤药?等等诸多的困惑之中,表达出中国人“择医”时彷徨无计的复杂心理与客观现状。

于薛大夫而言,就如他所说的那样:“没必要去和人争论。中医能否存在,是否科学,不是争论来的,要靠事实说话”。

于恶性神经纤维瘤患者苏连叶来说,一次坚定的选择,让她在十几年后还能在客人进家时,爽声朗语,手脚麻利地端上一碗热腾腾的水果羹,脸上的笑容犹似那碗中的甜水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你根本想不到这是一位十几年前曾身患恶性疾患,靠中医药挽回生命的奇迹女子。

下面先听听关于她的故事。

苏连叶近照

我叫苏连叶,在西安国棉三厂工作。2001年3月12日,在洗澡时于大腿左侧发现了有一个小疙瘩,摸上去有滑动感,突然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。

第二天就到国棉厂医院去问诊。大夫认为是囊肿,住院14天后,在大夫的建议下进行了手术。手术时发现都是一些絮絮状的东西,没有办法切得很干净,大夫说这些东西很不好,让我要有心理准备。术后四五个小时做了活检,认定是神经纤维瘤,是恶性肿瘤。

当时心理很紧张,觉得自己得了绝症,恐怕是过不了这一关了。大夫建议我进行化疗,这样我们全家都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选择。因为我有一个亲戚在化疗后神经系统坏死,生不如死的惨状记忆犹新,这让我们心里都充满了恐惧。

大夫一再做我们的工作,暗示我们如果不做化疗,将是我们将永远后悔的选择。但很快我们就下了决心,无论如何不化疗,而是想尽其他方法把病情彻底地控制住。

于是,我们又到西安四医大进行检查,打了一些抗肿瘤的针,但没多久,就遇到了一些问题。因为退休后生活困难,而住院治疗的费用又很昂贵;如果时间一长,我们肯定承受不起。我们全家心里都沉甸甸的,不知道怎样面对以后的日子。

幸好不久,就遇到了薛应中大夫。薛大夫对我没做化疗表示赞许,告诉我们说人的自身不能衰竭,现在很多医院为了追求经济效益多次抽血,用各种看似先进的仪器进行检查,更不用提多次手术和化疗,这些对人体正气的损伤和危害都是难以尽数的。

同时,他一再坚定地表示我的病肯定能治好,让我们一家慢慢都有了信心。后来我意识到,薛大夫带给我们的乐观精神是多么可贵;因为相当一部分癌症患者,都是被吓死的,这样的情况薛大夫见得太多了,所以他先在精神上放下了我们的负担,也让治疗在更好的心理环境下进行。

每过五天,薛大夫就会给我进行针灸治疗,然后给我服用他配制的中药,就这样过了一两年。我心里早就没了负担,甚至不太想病的事;我们家正常的生活都逐渐恢复了原态。

我看着女儿成家立业,看着小外孙出生,看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,很知足。

不知不觉又过了很久;到2009年2月,薛大夫到我家里来回访,我几乎已经忘了我曾是一个病人这回事;我对薛大夫讲,我现在和正常人基本一样,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。薛大夫脸上的笑容,让我终生难忘。

薛应中大夫工作近照

采 访:薛大夫,您还记得第一次接诊苏连叶时的情况吗?之前您医治过这样的病人吗?

薛应中:当时患者精神萎靡,体质非常虚弱,心理负担也重,说真想不到自己会得这样的病。她和家人多方去认识病情,医院给了几种不同的说法,更是让他们难以适从。我和苏连叶及家属讲了不少,建议他们,最好能按照“能中不西”、“先中后西”之原则,调动起自身的抵抗力,脏腑自调、百脉自畅、气血自平,就不会再有复发的危险。类似的患者我接诊过不少,也往往是手术后,甚至是在化疗过程中再找到我,身体里已经有明显的副反应。在这时我都会劝他们,应以中医之理论为指导来恢复健康。

苏连叶这个神经纤维瘤,相当于中医的“气瘤”。肺主气,主一身之表,由于元气不足,又或因先天禀赋不足,脏腑功能失常,肺气失于宣和,以致气滞痰凝,营卫不和,脾虚无力运化津液,水液留滞肌表,久而凝聚,积久成形。

本病诊断一般并不十分困难,从西医的理念来看,目前尚无万全之法能够预防或逆转其特征性病变。手术切除仅限于单个巨大瘤体以及引起疼痛、机能障碍和趋于恶性变的肿瘤群,且术后易复发。如病变在深部组织则难于全部切除。对于苏连叶这个患者,我坚持以辨证论治为原则,随症加减,灵活化裁,最后取得了较为满意的疗效。

采 访:为什么说不做化疗的癌症病人来看中医是合适的情况?作为老中医,您的体会是什么?

薛应中:苏连叶这个患者,就是不适合做化疗的典型例子。当时她体内环境紊乱,阴阳失衡,正气严重不足,气滞痰凝,无力抗邪,更无力承受异质的伤害。

我把利害关系都讲给她,尤其这种“气瘤”,病变常系多发,散状分布,容易侵犯深部组织,肿瘤又无明显清晰的界限,手术虽然做了,但难于一一切除或完整切除,化疗更难以达到根治效果。化疗时恶心、呕吐、食欲不振、便秘等症状,一周至两周就可能出现气血异常,甚至肝肾功能都可能受损。

所以在治疗原则上,应立足于扶助正气,调气、散结,并坚持以辨证论治为原则,随症加减,灵活化裁,作为医生,也要随时把握患者在不同阶段的病因、病机变化,改善全身状况,提高康复能力,最后取得满意的疗效。这个患者也再一次说明,只要养足了血气能量,使身体处于良性循环中,身体能力足够了,自然会去处理所积存的问题,相当于企业营收开始大于开支,保持盈利的状态,就不用再紧张了。

采 访:对于恶性神经纤维瘤这一类的患者,您认为什么情况下适宜做手术,什么情况下最好看中医?需要如何应对?

薛应中:这类痹瘤,西医的治疗方案一直存在较大争议。

所以要看具体情况,有些病程漫长的,手术风险又极大,保守治疗就是好的选项。

然而现在有些医生,有一种危险的倾向就是技术化。他们不是把病人当“人”,只看作疾病的载体、或者是自己的医疗技术能够大显身手的对象。他们对手术的兴趣远高于病人。对于病人的感受、长期健康、预后风险等,并不首要关心。这是极不应该的。更有甚者,诱导医疗消费,不惜滥用检查、滥用手术和化疗等手段,这些我们说过很多了。

不是说不能手术。当有些时候,治疗明显极其困难,恶变在即,予以手术切除,也能理解,但术后仍可能再复发。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下次再讨论。就以神经纤维瘤为例,此病术后,在妊娠期间,病情复发、转为恶化的概率很大,并发症也多。术后后还常伴有肾虚、脾虚、气虚等证侯,迁延难愈。

所以,中医治疗,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适当的。由于个体体质差异、疾病发展阶段等因素,临证之时不可一概而论,务必谨守辨证论治原则,四诊合参,详辨病机主次,灵活运用理气、涤痰、化瘀诸法,有所侧重,定可获效。“虚”乃气瘤病机之根本,如果禀赋足、元气充,治疗得法,气结、痰凝、血瘀都有可能会较快散去,无论病机有多复杂。

采 访:您从医几十年,至今不登广告,没有宣传,但诊所里总是挤满大多是费尽周折辗转而来求诊中医的人,在您看来,这些病人都有什么特点?您是如何对症下药的?

薛应中:这些病人的第一个普遍经历,就是曾经饱受过度医疗之苦。病人为寻求康复,不得不付出原本不需要支出的医疗费用。

过度医疗、经济负担也就罢了,然后又无效,病情甚至在一点点恶化。大处方、高密度用药,都有可能引起药物不良反应,不必要的检查,使患者更多地接触放射线,对患者身体健康造成损害,对病人的精神康复也极为不利。

另外一个,这些患者都曾经有认识误区,觉得“越贵的药越有效”,他们的基本出发点是“一分价钱一分货”,盲目认为价格高的西医药品科技含量高、工艺新、疗效肯定好。后来才想明白,药价的高低,并不是根据药物的疗效而定的,而是由工艺过程、销售环节之类因素决定的。

所以,到我这里来的病人,多是这样,吃过苦头,受过教训,醒悟之后辗转找来的。现在他们多能够理性地看待疾病,特别倚仗医生对病情的整体把握和准确诊断。治病不一定非得声光电一起上,“简”“验”“廉”岂不更好。而且彼此的信任也更多。这对于医患双方来说,都是好事。

薛应中中医药实践的启示:

神经纤维瘤,常见的症状为皮下多发性神经瘤体,呈孤立结节状或串珠状生长,大小不等,有患者数量可达数十个甚至数千个以上,病变累及范围广泛,但以躯干及下肢多见,肿瘤较大时,因重力作用而下垂呈“囊袋”状。除皮肤异常表现外,可伴有橡皮病、骨骼畸形、中枢神经系统的肿瘤及畸形,某些器官的巨大发育等,治愈相当困难。

关于此种疾病,目前还没有非常明确的诊断标准,现代医学对相关的很多危险因素,也缺乏深入的认识。手术后可能会破坏人体防御屏障,造成正气损伤,所是,是可以考虑中医治疗的。

薛应中善于分析疾病内在规律及不同阶段的病机演变,在总体上、动态上把握治疗,最终实现人的平衡、健康;他也将这一理论,应用于神经纤维瘤的研究和治疗中来。

操千曲而后晓声,观千剑而后识器。民间经验、病案研究与经典理论的结合,使薛应中的临床实践日趋深入,成果显著,尤其在中医防治肿瘤和疑难杂症等方面,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治疗方法,也让我们一次次领悟到,包括许多常见病、多发病,如果能找到富有经验的中医,对症服用中药治疗,痊愈、康复会来得更快更彻底。

诊断效果佳、患者口碑好、社会影响大,永远是医生第一位的工作和职业意义,疗效永远是一位医生最宝贵的生命线。薛应中大夫费尽大半生精神,都在“想方设法为病人看好病”;“想方设法”,意指医生对病人竭心尽智的付出;“看好病”,则指医生应具备战胜疾病的胆识、水平和能力。这是一位名医的一体二面,也标画出一位老中医不凡的生命价值和人文维度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51CCRC高端养老社区资讯网立场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51ccrc.com/3574.html
广告位
上一篇
下一篇

作者: admin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32192990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369650177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